万象归一

宛如一个小丑,
这世界不过一场闹剧。

【于郭】《俗人》 ‖于谦主视角‖FIN‖短篇‖

《俗人》

1.
于谦喜欢玩儿的事情众人皆知。

于谦从小就和常人不大一样。在他还是个孩童的时候,就喜欢老大爷一样,提着鸟笼到处浪。炎炎夏日,看着落日余晖,槐花铺满地的胡同口,一伙人坐在小马扎上,喝酸梅汤。大人打着扇子闲聊,孩童缠着大人讲故事。几家邻居坐在树下闲聊,直到把天扇凉了,回屋睡觉。

三岁看老。那时曾有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路过,对着他的奶奶笑着说,

“这孩子日后一定不俗。”

2.
也许真应了那道士的话,于谦却是有种脱俗的气质。他的性子不俗,对于什么事儿都不争不抢,只图一乐。爱玩成了于谦的代名词,他在各种爱好中自得其乐。哪怕生活艰苦时,他的眼中神采依旧平淡,就好像这凡尘世间与他无关。

直到他遇到了相声。年少的于谦偶然碰到相声,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他喜欢相声,哪怕自己说得一塌糊涂,哪怕没有人看好他,可他就是喜欢。他喜欢那种在台上的感觉,不是为了万众瞩目,而是在看见自己抖一个包袱,看见观众哈哈大笑的时候,他突然有一种奇妙的幸福感。

从他第一次看人说相声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这一生一定会和相声结缘。

于谦考入相声班的时候,只有十三岁。那个时候的孩童大多还稚嫩,只知道在老一辈的教导“读书才能改变未来”“知识改变命运”下苦读。而他不一样。于谦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他的命运。

做一个相声演员。

十三岁的少年每每想到这句话,忍不住脸上露出笑容。“相声”两个字,他握在手心发烫。他钟爱相声,就算后来被生活所迫暂时放弃了,也依然喜欢。

3.
于谦一生中,眼中只有过两道光,一道是相声,另一道叫做郭德纲。

二十八岁不是一个好年纪,这个年纪还没有成功,也许就该放弃了。于谦初次看见郭德纲,就是在自己二十八岁的时候。那是一次演出,他在台下,郭德纲在台上。那时候的郭德纲还不是名扬海外的郭大爷,于谦还没有抽烟喝酒烫头的爱好,两个人第一次见面。

他看见台上的相声演员,突然被逗乐了。郭德纲似乎有种魔力,就是能把老掉牙的桥段给你讲出一种乐趣。

于谦对他很赞赏。

后来有一次,他在台上演出。演出快要结束的时候,他忽然瞥见底下观众多了一个矮个子。目光短短对视一刹那,却像相识已久。于谦朝对方温和地微笑一下,又把精力投入表演。

他刚一下台,走在后台,矮个子就站在他面前。

“嗨,吃根老冰棍吧。”

矮个子的笑容爽朗。于谦接过冰棍,眼中忽然有了一抹不一样的神采。

4.
于谦一直都还记得和郭德纲的第一次合作。

那是在北京某郊区露天广场的舞台上,他俩因为巧合表演了对口相声《拴娃娃》。那一场表演的反响意外地很好,而他和郭德纲也对彼此非常欣赏。

郭德纲擦擦额头的汗,对着于谦笑容满面,“咱俩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我觉得和谦哥合作很畅快。要是以后还有机会,希望能和谦哥再次携手。”

于谦依旧用微笑回应。

于谦打心眼里觉得郭德纲是说相声的这块料。他一定能红,他一定能成为中国相声史上一笔浓墨重彩。而一向心淡的于谦,第一次有了一种强烈的愿望。他想要一直站着这个人的旁边,他想要看着他的角儿在更大的舞台大放异彩。

5.
于谦加入德云社也就是一念之举。

那个时候于谦和郭德纲合作过几次,每次的合作很顺利,台下观众反响也都挺不错。但他始终是“体制外”的相声演员。于谦为此感到惋惜,甚至想过要不要找人帮忙把郭德纲给拉进来。但在他这样做之前,郭德纲却率先有所行为。

“谦哥,要不然你跟我走吧。没有大鱼大肉,没有什么好的待遇。但有我郭德纲一口饭吃,就绝对饿不着您谦哥。”

郭德纲在后台看着于谦,突然一本正经地开口。于谦有些意外,看着他没有回答。郭德纲转转眼睛,又再次笑着说:“我能给买你几十块钱的冰棍。”

于谦也笑了,“那我不得吃坏肚子啊。”

于谦还真的就跟着郭德纲“私奔”了。他加入了德云社。这个行为让当时许多人都颇为不解。他的一位师哥看着他,摇头叹息,“谦儿啊,你为什么要放弃现在好好的待遇不要?”

“我只要有吃,有喝,有玩儿的就行了。”他玩笑着说,眼神却落在不远处认真和别人讨论德云社相关事务的郭德纲身上。于谦爱玩的名号又变得响亮了一些。

不过,好在他做对了选择。于谦和郭德纲火了,火遍大江南北,甚至还走出了国门。后来有人评论说,只有于谦能够捧住郭德纲这个锋芒外露的角儿。别人不行,只有于谦才行。

别人不知道,可于谦对此引以为傲。

6.
于谦为人和善,性情淡如水。

在大多数人眼中,于谦总是笑眯眯的,性子不温不火。他和郭德纲的性格实在相差甚远。郭德纲锋芒外露,人有才,姑且也能算作半个怪才。他的性子尖锐,有时还会与弟子发生口角。他在台上的形象虽然嘴尖,却也笑容满面。而他在台下的笑容,却远没有那么多。他很多时候都显得冷漠,刻板。有的时候对于弟子的要求更到了严苛的地步。

而于谦,不管是台上台下,始终都一副温和的模样。说是温和,实际也是一种冷漠吧。虽然他人的性子很好,没有人讨厌他,可他在这团体里唯一能说得上心头话的,也只有郭德纲一人。相比之下,台上的于谦也许更像一个人,一个普通人。

唯有于谦知道,郭德纲强硬外表下那颗卑怯的颤抖的心。
也只有郭德纲知道,于谦淡泊外表下那份火热的情。

7.
曹云金等人的离开,是对郭德纲的一个重伤。于谦对自己干儿子的行为感到气愤。但他无可奈何。现在提倡反三俗,郭德纲受到打击。年轻人想要一个美好的前程,也不是不可理解。

空荡荡的舞台,曾经装满了一堆人的欢声笑语。才换上的白织灯,照亮黑暗,但光芒刺眼。于谦看着独自站在舞台前的郭德纲,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那天晚上,郭德纲一个人在舞台前站了很久。

于谦也就在门口看他看了很久。

后来郭德纲突然转过身,朝着门外走去。于谦一抹脸,努力挤出平日里的那种笑容。郭德纲看到他也并不惊讶,甚至没有抬头看他。

“我们走吧,谦哥。去喝一杯。”

那天夜里,他们倒是没有去喝酒。于谦不知道怎么想的,拉着郭德纲,两个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中年人大半夜地在大街上狂奔,四处找卖老冰棍的。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店,于谦顾不上售货员奇怪的眼神,买下两根老冰棍。于谦递给郭德纲一个冰棍,吸一下鼻子。

下雪的夜里,两个人拿着冰棍,互相看着,猛地大笑起来。

这一夜间,郭德纲老了许多。

8.
在一次酒会上,大家都喝了不少。谈笑间,不知是谁提起于谦儿时那个不是俗人的传闻,众人一乐。而坐在他手边的郭德纲拍拍他的手背,笑着开口道:“我就道谦哥向来不是普通人。大伙儿看,这可是有道士来替我说理啊。那保不准可是天上神仙下来的呢。”

于谦看着郭德纲,只觉得对方笑容有些苦涩。晚上散场的时候,他扶住自己这位喝多的老搭档,叫了辆计程车。北方的冬夜,冷风刺骨。于谦拢了拢自己的大衣,又把侧身给郭德纲扣上衣扣。郭德纲突然倒在他身上,他顺势抱住对方。

“谦哥……要是那道士回来了,要带走你,你可别跟他走啊。就算是那玉皇大帝来了……嗝……你也不要走……”

“角儿,我不会走的。你只要你还在,我就一定不会走。”于谦失笑,竟不知对方也会有如此一面。他拍拍郭德纲的后背,又自言自语般说道。

“人生难得一知己,我又怎么舍得走。”

8.
“我很希望我们白头到老。”

“主持人一报幕:下一个节目是郭德纲、于谦。台下观众一听:嚯!这俩人还活着呢。然后有人把我架上台去,有人拿轮椅把谦哥推上去。我还是老样子一光头,谦哥则烫了一脑袋白卷,台下观众头发也都白了。”

第一次听到郭德纲这样说的时候,于谦笑了出声。郭德纲朝他做个鬼脸,于谦只是笑。他觉得那样的场面似乎也不错。人到中年以后,总会忍不住想象起自己的老年。而于谦想过无数个自己的老年的版本,每一个都有个叫做郭德纲的人陪伴着。他却觉得在老年还能和郭德纲继续说相声很不错。

他和郭德纲可是十几年的老搭档了,这一路上多少风风雨雨都走了过来。两个人的感情很深。做相声演员这行业的,如果是一对固定的老搭档,那真的很难得。面对网友的调侃,于谦很少正面回应,每次都是郭德纲帮他挡回去的。后来这件事也变成了他俩的一个包袱。

于谦自知郭德纲和自己的情感没有爱情那么肤浅。那是一种更深的感情。他们的灵魂都互相交织着,可以说是一体。那是一种超越友情,亲情,爱情的情感。旁人不懂,只有他俩知道。

郭德纲曾经评论于谦,大智若愚。
而于谦却淡淡地回答,愚者非愚。

“谦哥,我是个俗人。”

郭德纲看向于谦,笑容满面。就像脸上已经爬满了皱纹,他却让于谦想起了初见对方时的场景。年轻气盛的青年,神采飞扬,锐气十足。

于谦有些失神。眼前的模样和记忆中的青年交织着,他这才发现,原来一晃之间,多年已经过去。他用力地握住了对方的手,笑容终于变得明亮。

“角儿,我们都是俗人。”

THE END

一直喜欢这俩的相声,从小听到大。不过以前一直迷郭大爷,这两天因为唱歌而被谦哥吸粉。看了好多两人相关_(:з」∠)_爱他们。也喜欢卢鑫玉浩。说相声的我就爱这两对。【苗阜王声没那么喜欢,但也Ok。】

评论(7)
热度(50)
© 万象归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