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归一

宛如一个小丑,
这世界不过一场闹剧。

【土银】《等待》

这是一个有点悲伤的故事x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w

土银 原著向

注意:在下没有看过银魂漫画,所以与原著剧情的连接也许有点奇怪。

>>>> 

真选组离开江户以后,江户又发生了不少事情。最后,坂田银时、桂小太郎等人加上各路力量汇合起来,与虚进行了决斗。

就在他们决斗之前,虚就已经利用春雨和天道众对上了。春雨和天道众打得两败俱伤,幕府内部的势力也不断碰撞。结果德川茂茂之前笼络的那些人物派上了用场。春雨和天道众的势力都大大减弱的时候,在松平片栗虎的领导下,德川茂茂的势力犹如雨后春笋纷纷冒出,成功地推倒了幕府,成立了一个新的政权。

虚则跟银时、桂等人决斗,最后被银时所斩杀。

银时至今都还记得到当他把刀刺进虚心脏的时候,那张布满血污的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那是属于吉田松阳的笑容。“我很高兴,银时。看到你们,终于成长了。不愧是我最骄傲的学生们。”他说出这话的时候,温和的语气以及那满满的自豪之情也都和记忆中的那位老师如出一辙。

银时听到了松阳说谢谢,而他的眼泪却不能控制地向外溢出。

他亲手斩杀了那个人两次,第一次为了保护伙伴,第二次还是为了同样的理由。

 只是这一次,那个人再也不可能会复活了。

一切,都结束了。

银时听到了高杉发疯般的吼叫,也看见了桂眼中的泪水。坂本站在他们的旁边,没有笑,只是垂着脑袋陷入了沉默。

他的身体终于不堪重负倒了下去。

银时躺在了松阳的旁边,仰头看着被泪水模糊的那片天空。他看见了躲藏在云翳之下的太阳,看见了黑色的鸦鸟落荒而逃。

他还看见了,某个混蛋黑短直的蠢脸。

他终于舍得闭上了眼睛。

结束了。

>>>> 

当银时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嘴里出口的第一个词是某人的姓氏。

“土方……?”

当然,当他大脑慢慢运转起来之后,才发现眼前的人实际上是志村新八。“新、新八啊……”银时垂下了眼眸,“我这是……昏迷了多久了?”

新八不用细看都知道对方的举动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落。

因为熟悉,所以才会深知对方的痛苦,甚至自己也会被那种失望所感染。

“银桑你睡了整整一个月了。好多人都过来看了你,大家都很担心你呢。你刚开始昏倒在战场上的时候,神乐还以为你死了,扑上来抱着你哭了起来。后来还是桂先生提醒我们才发现你只是累晕过去了而已,”新八将手中水递给了银时,扯出了一个笑容,“银桑,喝点水吧。”

银时接过了水。他双手握着杯子,冰冷的指尖传来炽热的温度,渐渐把双手都变暖。他看着略微摇晃的水面照映出自己的脸——一头银色卷发因为没有打理而显得乱糟糟的,贴上各种药膏的脸上有一双无神的死鱼眼。

他突然想起了将军死讯传来的那个夜晚。

>>>>

外面下着大雨,而他一个人坐在某个不知名的小摊中,一个人喝着不知名的酒。他也是这样看着杯中酒面上的自己,那双无神的眼睛。

“喂。真是有够难看啊,你那张脸。那是什么表情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这可不像你啊。”

他没有抬头,却知道这个突然在自己旁边坐下的男人是谁。熟悉而又欠揍的说话方式,身上还有一股难闻的烟草味。银时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看着酒面翻起了层层的涟漪,连自己的样子都再看不清楚。

手中的酒杯突然被身旁人的手连同自己的手一起紧紧握住,他才发现对方一向温暖的手居然比自己的手还要冰冷。

银时有些错愕地抬起头,对上了那双深蓝色的眼眸。

土方十四郎还穿着真选组的制服,脸上缠满了绷带和药膏。可是他全身都被淋湿了,湿漉漉的头发粘在了头上,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土方抓住了银时的手,将他手中的酒倒进了自己的嘴里。他松开了手,突然抱住了银时。

银时能够闻到他身上那股浓烈的酒气,和尼古丁的气息混在了一起,就变成了颓废的味道。

“喂喂,土方君。你现在这个样子还真不像那个威风堂堂的’鬼之副长’土方十四郎啊。完全就是一只落水狗,”银时慢慢地拍了拍他的背,“要是那些攘夷志士看见了,一定会开香槟庆祝的吧。到时候我要不要去讨一杯酒来喝呢?”

听到对方轻松欢快的话语,土方轻笑了一下。

“我想那些曾经死在你刀下的亡魂,也绝对不会想到曾经威震一方的’白夜叉’大人现在被一只落水狗抱着,温顺的像一只绵羊……”土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因为被银时踢了一脚而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只危险的绵羊。”

“那么要喝一杯吗?”银时推开了土方,从桌面上拿起了酒壶,冲着土方摇了摇,“事先声明,喝酒的钱是你买单。而且加上刚刚抱住阿银我的费用,要全部付清哦。”

明知道自己被坑了的土方看着面前人狡黠的笑容,沉默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我同意。”

>>>>

喝醉的人最清醒,清醒的人最想喝醉。

那天夜里两个人喝了多少杯已经记不清了。自然也不记得是谁先喝醉,也许两个人都醉了,也许两个人都很清醒。后来两个人互相搀扶着,摇摇晃晃走进了一家小旅馆,两个人躺在床上却没有人说话。

没有人提起过他们喝酒的理由,也没有人提起过将军的死或是未来的发展。

甚至连他们日常的拌嘴也没有。

然后不知是谁先握上了对方的手,也不知道是谁先吻上了对方的唇。直到两个人的肉体交合在了一起,他们的灵魂却仍保持着缄默。当情欲的色彩逐渐降温褪去以后,两个人赤裸着身体躺在床上,却都选择了一言不发。

房间里安静得他们能够听见彼此的心跳。

土方从旁边的柜子里摸出一根烟,放进嘴里却没有点燃。他小心翼翼地伸手轻抚着银时的头发,把他短短的卷发缠上自己的指尖,然后抽出手指,再一次缠上,又抽出……就像一个不知疲倦的孩子那样。

他以为银时不知道自己这样幼稚的举动,就像银时以为土方不知道自己在装睡一样。

两个人的演技都很拙劣,却不约而同地没有揭露对方的表演。

那天早上很早的时候,土方就起来了。太阳还没有升起,外面还是灰蒙蒙的一片。在他穿戴好衣服以后,有些不舍地看了一眼还在床上睡着的银时。然后他转头走了出去,步伐坚定。

就在门合上的一瞬间,银时睁开了双眼。他坐起身来,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忽然他瞥见了床边柜子上一张纸条。他拿了起来,读完以后却轻笑了一下。

“果然是个白痴啊。”

【旅馆的钱我已经付了,至于拥抱的钱就先拖欠着吧。】

>>>>

“银桑?银桑?”新八的声音才把银时从回忆里面拖了出来。

“嗯?”银时有些呆呆地看着新八,才缓过神来。

新八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没什么,只是看银桑你一直在发呆的样子。怎么了吗?银桑你是有哪里不舒服的吗?需不需要我去把医生叫过来?”

“不需要医生,我只是有些没睡醒而已。对了,神乐呢?怎么没有看见她?那丫头该不会藏在哪里了然后准备着吓我一跳吧?阿银我可不会这种小招数。出来吧~神乐~”银时一边说着,一边走下了床,到处寻找着。

好像神乐真的藏在某个角落,下一秒就会突然跳出来一样。

“没有的。银桑,神乐不在啦。她……她在洛阳星啦。她回去帮她的父母建设洛阳星了,你知道的嘛,那里毕竟是她的故乡。”新八的目光有些躲闪,逃避着银时的眼睛。

“哦……这样啊,”银时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笑笑,“其他人呢?难得阿银我醒了过来,都没有人来迎接我吗?”

“当然有啊,不过大家都还在忙。银桑你等等我,我去帮你办理出院手续,然后我们回去,再把他们叫上一起开个庆祝会吧!”新八话音刚落就向外跑了出去。

几乎是在落荒而逃。

“新八……有什么没有说吧。”银时看着新八的背影,忽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他摇了摇头,把心中的不安驱走,然后拿起水杯一饮而尽。

>>>>

大战过后,全国各地都还有许多幕府成员或者天道众的余党。为了新的政权能够顺利成立,清理干净这些余党变成了现在的一项重要工作。江户这边有着桂小太郎以及他的部下,所以清理工作相对比较轻松。至于其它的地方,仅仅依靠当地的力量是不够的,这就需要真选组的力量。

这件事情银时一开始就想到了,只不过他没想到需要的时间会那么久。

新政权已建立三年了,真选组离开江户也已经五年多了。

五年的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

天道众几乎被彻底消灭,反正头领也死掉了,剩下逃跑的一些小兵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他们并没有杀掉胧,因为胧在得知松阳的死讯以后,就变得不知所踪。有人说他带着松阳的骨灰去了一个遥远僻静的小星球,也有人说曾在已成了废墟的阿尔塔纳星看见了他。不过他最终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

春雨一下子受到了重创,只残留了几个军团。那几个军团后来全部投靠了神威。神威带着阿伏兔成立了新的海贼团伙。他真的成为了一个海贼王。不过这位海贼王的性格不太与常人相同,只喜欢打打架杀杀人什么的,其它的大小事务大多数都是阿伏兔在负责。这两个人的带领下,一个与春雨不同的崭新的海贼团伙就此诞生。

桂小太郎归顺了新政权。不,与其说归顺不如说他就是建立新政权的一份子。他一开始的想法就是建立一个新的世界,而现在他的理想实现了。他成为了新政权中的开国元勋,而本人却在国家走上正轨以后就执意退居幕后。他开了一家自己的面店,却只卖荞麦面。如果遇到什么大事,他仍会出面,但平时都是呆在江户卖荞麦面。

高杉晋助虽然不喜欢新政府,但是也不打算摧毁这个新的世界。后来也就那几个鬼兵队的部下,冈田似藏,河上万齐,来岛又子,武市变平太几个人一直跟着他,其他的人都被解散,做着自己的事情。当然其中不少人成为了新政府的一员。高杉一行人行踪不明,除非他们自己想要出现,否则不会有人能够轻易找到他们,当然桂小太郎除外。

在桂退居幕后之后,高杉和桂时常呆在一起。两个人有时以后会一起喝酒到深夜,有时候也会去拜祭一下松阳老师或者回到他们的私塾看看。

坂本辰马带着陆奥依旧在宇宙中做着生意,新政权的支持和春雨的消失让他把快援队的生意越做越大。本来战后的重建对于各种物资需求很大,坂本可以大捞一笔。但是他却坚持要免费服务。陆奥除了嫌他碍事一脚把他从飞船上踢进海里了以外,都大力支持着坂本的这个决定。

因为新政府的态度强硬,而且春雨的事情让其它的天人都有所畏惧,在地球上收敛了很多。天人和人类总算是和谐相处。

银时醒来后没过几天,神乐就回来了。于是他依旧和神乐新八一起,开着万事屋,接接其他人的委托或者偶尔路见不平来个拔刀相助。他一天到晚的生活很悠闲,就像最初的时候那样。他一边努力维持着现在的生活,一边在等待着。

等待着一个人与一群人的归来。

>>>>

现在,真选组就要回来了。

银时握紧了双拳,深呼吸了一下。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缓缓降落的飞船。原本他出院的时候,桂他们想要开一个庆祝会,但是被银时以人没有到齐为由给拒绝了。现在,这个庆祝会一拖就拖了整整五年。

桂以及其他人都在万事屋准备着,银时、新八以及神乐三个人则来接机。飞机的舱门缓缓打开,从门里面出来了一张张熟悉的脸庞。

大猩猩、总一郎君、山崎、齐藤终……银时在心里面默默数着出来的人,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直到飞机的舱门又缓缓关上,他还是没有看见一个人。

差了一个人。

没有他。

“啊咧?机长怎么回事啊?怎么现在就关门了呢?还有一个人没有出来的吧……”银时说着,慢慢地向着飞机走过去。但是他却被新八给拉住了。

“银桑……”新八的声音有些低沉,紧紧拉住了银时的手。

“老板,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冲田总悟看着银时的样子,有些错愕地开口,却突然被神乐拉了拉衣角。神乐示意他噤声,然后偷偷把他拉去了旁边的角落。

其他的真选组成员都默默地站着,一言不发。近藤勋看着银时的样子,张开了嘴,话却没有出口。现场的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有些凝重。

“喂喂,这是怎么了啊大家?”银时拿开新八的手,自己却不停地在微微发颤,“怎、怎么都一副神色凝重地样子啊?这不是回来了吗?所……所有人都回来了……都回来了吧?对吧,猩猩……全部,全部都……”

银时的话已经要说不下去了。

他抬头看着近藤勋,希望能够得到他的肯定。

“万事屋的,十四他……”近藤勋握紧了双拳,牙齿紧紧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并没有看银时。

“我说各位,要不然先回去吧?听说万事屋里有一场盛大的欢迎会诶,有什么事情过去再说吧?”总悟在近藤说话之前打断了他。众人连忙附和起总悟的话来,银时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开了机场。

走出门前他朝着飞机望了一眼,紧闭的舱门还是没有任何要打开的迹象。

>>>>

银时已经忘记了从机场到万事屋的那段距离他是怎么走过了的。

刚一进万事屋,就有好几个礼花在他的头上被拉开。桂小太郎面带微笑地站在门口,“欢迎回来,近藤,冲田还有真选组的各位。”

“啊啊,还真是不错地布置了一番呢。”冲田大步走了进去,其他人也紧随着他的身后进去了。新八和神乐看着银时没有动作,对视一眼,然后一人一只手将银时拉了进去,

“走吧!小银/银桑。”

>>>>

打着“要给久别重逢的真选组一个特别的欢迎会”的旗号,桂策划了这一场欢迎会,地点则选在了万事屋。

“没问题才有鬼咧。”

这是在桂给银时念了一下那一长串的邀请名单以后,银时给桂的答复。

“那群家伙绝对会打起来的吧。毕竟有的家伙就是那种看着就不爽让人一遇见就想冲上去给他两拳的类型。”银时说着话的时候,一只手托腮望着窗外。

“毕竟大家都很久没有见过了嘛。邀请人就全部交给我好了,我一定会把他们全部叫来的。而且打打闹闹的也比较热闹嘛。”桂兴致勃勃地说着,正打算继续把名单念下去的时候,却看见了银时一脸兴致缺缺地看着窗外。

暗红色的死鱼眼没有任何的神韵,盯着窗外的神情漠然而带着一点悲伤。

桂知道这个时候继续说下去也没有用的,银时什么也听不进去。他将名单收拾了起来,“那么银时,到时候就拜托你和Leader以及新八去接一下他们了。我就负责布置好这里。”

银时并没有回答,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没有听见。

桂向外走了出去,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止住了脚步。

“他会回来的。”

银时愣了一下。

“你知道的,我们也都知道。他不会是那么轻易离开的人。所以打起精神来,银时。”

银时没有回答,看着桂独自走出去的背影。他又一次转头看向窗外,自言自语道:“你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啊,假发。”

>>>>

房间里面有高杉等前鬼兵队的成员,坂本辰马和陆奥,就连神威和阿伏兔也在。他们全部都出现在这里看起来很奇怪,但是这一切都是桂的想法。

真选组的成员们一进去就看见装饰得很华丽的房间里面,在大吃特吃的神威以及在旁边默默站着的阿伏兔。高杉坐在角落里弹着三味线,鬼兵队的成员在附近围了一圈。坂本和陆奥在一旁聊着天。一看见他们来了,神威二话不说就拿着伞冲向了冲田,冲田也及时地掏出了刀。

“哟,好久不见啊,地球的警|察。”

“还真是极具夜兔的打招呼方式啊,你这个宇宙的大恶徒。”

“喂喂,笨蛋老哥,抖S混蛋,你们两个要打晚点再打阿鲁,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阿鲁!”神乐站在两人的旁边,一个人一拳打了过去。

……

“嘛嘛,白痴妹妹好像变得厉害一点了?不过这种程度果然还是太差劲了啊。”神威吃着饭团,头上的呆毛都在晃动。

阿伏兔看着神威脸上一个大大的拳头印子,强忍住笑。

“呐呐,阿伏兔你在笑什么呢?”神威微笑着看向身后的人,“杀了你哦。”

另一边。不知何时离开了房间的银时,一个人默默地站在窗台。他趴在窗户上看向窗外的姿势看起来有些忧郁。

“喂,别推了我自己知道啊……”

“快滚过去说吧阿鲁!你这小子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本姑娘饶不了你阿鲁!”

冲田总悟被神乐一把推倒了窗台。总悟步履不稳地向前滑了两步,然后走到了银时的旁边。他清了清嗓子,“老板。”

银时没有接话。

总悟知道他是在等自己继续说下去,他叹了口气,“那是我们清除余党的行动才开始的时候……”

>>>>

坂田银时成功杀死了天道众的首领虚,天道众和宇宙海盗春雨互相残杀,最后被德川茂茂的势力一举歼灭,新的政权已经建立。

听到这样的消息,整个真选组都沸腾了起来。

“哈哈哈,真有他的!居然把天道众的首领给砍了!”

“就是啊!一直都觉得万事屋的老板深藏不露,没想到他那么厉害!”

“接下来我们只要把余党全部清理干净,就可以回江户啦!”

众人一边大吃大喝,一边热火朝天地议论起来。整个真选组的气氛十分活跃,就好像他们已经打赢了胜仗一样,气势高昂。

“喂——你们这群家伙,这样就放松了吗?别忘了我们还有清理余党的工作啊!”土方十四郎看见有些散漫的队员们,大声吼了起来。

近藤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道:“行啦行啦,十四,偶尔就让他们放松一下吧。从之前保护将军开始,大家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可是近藤老大,我们周围可是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敌人啊,一个二个没一点警戒心怎么办?”土方一本正经地说着,却拿起酒杯又喝了一杯。

“土方先生这样说着,但是听到老板战胜虚的消息以后最开心的就是你吧。笑得嘴巴都合不上,还喝了好几杯酒的土方先生这样说着还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呢,”冲田总悟说着,脸上的笑容却十分爽朗,“如此不坦率的土方先生还是切腹去吧。”

土方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没有反驳总悟的话。他看了看狂欢的大家,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子放在了桌上。土方朝着近藤勋挥了挥手,“我去巡街了,等一会儿再回来继续喝吧。”

“哎?十四?还不急着啊……”近藤伸手想要劝住土方,却被总悟给阻止了。

总悟指了指土方的手,近藤才看见他手里的一壶酒。

“近藤老大,就让他去吧。你也知道的不是吗?比起那么多人在一起欢乐,他更喜欢找一个地方自己喝上几杯。那家伙可是偷偷拿了壶酒走的。”

>>>>

土方十四郎独自走在清冷的大街上,还时不时地喝上几口酒。

土方明显心情不错。他轻声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小调,连步伐都显得很轻快。他的脸上因为微醺而染上了点点红晕,深蓝色的双眼中神情很温柔,还带有一丝醉意。

正当他又要饮下一口酒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救命……唔……”

“不要叫了!不然我一个个砍了你们!”

土方立即反应过来这周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件。他把酒壶丢在了一边,蹑手蹑脚地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靠近。那是一所老旧的住房。土方紧贴在墙上,能够比较清楚的听见里面的声音。

“老大,下一步怎么办?”

“新的政权已经建立了起来,我们喜喜派的人已经没有了生活的权利,但是我们就算死,也要拉他们下水!”

“我们誓死跟随老大!”

“但是老大,这两个人质怎么办呢?”

“先带着。如果被真选组的家伙发现了,大的拿去拖他们一阵,带上小的跑路。”

“老大,他们现在很开心的正在庆祝,一点防范都没有,正是放火的好时机。”

土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向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踩到了树枝。干枯的树枝断裂发出清脆的响声,在这附近都很安静的环境里,想不被听见都难。

“谁在外面?”里面的人大声吼了起来。

“该死……还有人质……现在不可能抛下人质不管啊。但如果一直呆在这里万一他们去真选组放火呢?”土方皱起了眉,自言自语了起来,“四个不同的声音,大概有4-5个人,不确定还有没有其他人,两个人质……”

“那就速战速决好了。”土方将刀用嘴巴咬住,迅速跑到了窗户的旁边。然后他一拳打碎了窗户,整个人猛地从窗户翻了进去。同时将双手握住的沙土朝着上方撒去。昏暗的房间里面本就因土方的动作而弄得灰尘乱飞,现在加上这把尘土,就真的有些迷眼睛了。

“该死的,居然有人过来了!全部给我上啊!”一个男人一边用手揉着眼睛,一边拿起刀乱挥。

土方轻松地避开了迎面而来的两个人的攻击,一脚将其中一个人向着旁边踢了过去。被踢的那人向着前面跑了两步,直接和另一个人相撞。土方趁这个间隙,冲向了那个被绑住手脚的妇女。他帮妇女砍开了绳索,妇女紧紧地拉住了他的手,“这位先生,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啊!救救他啊!”

“放心吧,我会把你的孩子救下来,他会平安无事的。你现在赶快向着北边一直跑,看到一个有真选组的牌子的地方,去告诉他们这件事情。知道了吗?我掩护你出去。”土方十分认真地叮嘱着妇女。妇女点了点头,眼中还含着泪水。

土方手里紧握着刀,向后刺去,一个人倒在了地上。他站了起来,拿刀指向了那几个男人,“一起来吧,我现在可是很忙的啊。”

“我还要回去喝酒啊!”

土方向前刺去,几个回合就又放倒了两人。妇女趁乱已经跑了出去,而现在这里还剩下两个敌人和一个小孩子。土方拿起刀又一次冲了上去,没想到那个看上去为首的男人将身旁的男人推向了土方当替死鬼,自己则趁机抱住了那个小孩子。

土方与男人僵持着。

其实原本不需要那么麻烦的。几次交手下来,土方深知这群家伙的能力有多差。大概是临时对一直做农活的乡野村夫洗脑然后拿起把刀就来搞叛乱了吧。但是土方不得不顾及到男人怀中只有四五岁的小男孩。男人把小孩抱的很紧,同时刀就架在男孩的脖子上。

“喂,你这混蛋把这孩子给我放下!”土方全神贯注地盯着对方,时刻准备好冲上去。

“谁会听你的啊!如果我放下这小鬼,你肯定一刀就把我给砍了!老子又不是蠢货!”男人向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向着外面跑去。

土方紧紧追在他的后面。

>>>>

“当我们随着那个妇女赶去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地的血迹。这个时候那个小孩一路跑来告诉我们,土方抱着敌人跳下了悬崖……”冲田总悟顿了顿,“我们赶到了悬崖,那里有打斗的痕迹,只剩下了土方先生的刀……”

“如果当时我阻止了他的话……如果我没有让他一个人去的话……如果我能更早地发现危险的话……土方那个白痴……就不会……”冲田垂着脑袋,握紧了双拳。

银时没有说话,他一直静静地听着,双目看着窗外。

“总悟,这不是你的错。我们当时都没有想到,敌人还会有那样破罐子破摔的想法。而且都是我让大家放松,不然十四也不会一个人就……”近藤勋拍了拍冲田的肩膀,双眸里还有眼泪在打转。

“近藤老大,别说了。不要一会儿又用我的外套擦鼻涕,真的很恶心。”冲田移开了近藤的手。他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看向了银时。

“老板,没有照顾好土方先生是我们的责任,他的刀我们将要带回屯所。我知道他对你来说很重要,可没有什么能够给你的。我能够做的,只是让你打我一拳,我不还手。”冲田说话的时候很认真。

“还有我,”近藤拍了拍胸膛,“随便打吧,万事屋的。土方他一定不希望看见你这副样子。”

>>>>

“别说了,大猩猩,总一郎君。那家伙是不会就这样死掉的……他绝不会就这样死掉。他现在只是还没有找到回来的路而已。”

“但是他一定会回来的,他一定可以找到回来的路。”

“我答应了他,我会慢慢喝着酒等他回来。”

“他还亏欠着我,连借条都还在。”

“所以他一定会回来。”

“我会等他回来。”

>>>>

其实土方十四郎失踪的消息在银时陷入昏迷之后的第四天夜里就已经传到了江户。新八和神乐看着昏迷不醒的银时,两个人都很清楚这个消息对银时来说会是怎样的一种刺激。

所以他们选择了隐瞒。

新八留在这里照顾银时,而神乐则去真选组那边找找土方的下落。他们和在江户的一切相关者约好了,对于银时保守这个秘密。

>>>>

其实银时很早就看出来了,他有可能一辈子也等不回土方。

新八、神乐,以及其他的人,他们都不会撒谎。尤其是对于银时来说,谁在撒谎,他一眼就可以看出。伪装的笑容和真心的笑容实在相差太远,其中痛苦的气息过于明显。

但是银时没说。

他选择了继续默默地等待着。

哪怕被告知了真相,他也一直等待着,假装着。

他假装着一切都很好,假装着土方会回来。

假装着,一切都还是期望中的模样。

可唯一没有办法假装的是,他少了一个喝醉的理由。

>>>>

THE END

首发在贴吧w

欢迎各位小天使们指教x

贴吧链接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4640182837

评论(4)
热度(5)
© 万象归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