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归一

宛如一个小丑,
这世界不过一场闹剧。

【露中/AU设定】《不曾回头》

列车行驶着,窗外的景色都转瞬即逝。米白色短发的男人坐在位置上,专注地看着面前的书。他穿着一件深黑色的大衣,身材魁梧却又显得气质非凡。一个女士在他的旁边站立,“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有人吗?”


“没有,您可以坐在那个位置。”男人没有抬起头,回答礼貌而略显疏离。


“你是……伊万?”女士在他的面前坐下,忽然不确定地开口。男人这才抬起头,目光在女人的脸上扫过,微笑着开口道:“不好意思,我并不记得我们见过。”


“你不记得吗?你离开俄罗斯之前,我就住在你家隔壁。你也去了中国啊,好久没看见过你了,”女士笑了起来,不等对方回答就自顾自地说着,“对了,那个中国的少年呢?你有找到他吗?让我想想,他是叫什么名字来着……王……王……”


“王耀。”男人缓慢吐出这个名字,浅紫色的眸中忽然多了一份温情与不明的情愫。


女士点点头,“抱歉,我的记性不是很好。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我记得别人说你们是从小就认识吧?我搬来这里的时候,你们就天天一起呢。”


男人愣了一下,闭上眼睛片刻,然后慢慢开口。


这将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当伊万·布拉金斯基第一次遇见王耀的时候,两个人都还很小,也许只有四五岁的样子。那是在从中国到俄罗斯的一班列车,伊万和父母一起从中国回俄罗斯。他在车上看见了那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小男孩——眉目清秀,皮肤白净。那一头墨棕色的短发在众多米白色或者浅黄色的人中显得特别引人注目。


小男孩似乎有些羞怯,他一个人窝在座椅上,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外。伊万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跑下座位朝着他跑过去,也许是那样孤独的动作并不适合一个孩子,也许是那抹颜色对他来说很特别。


他跑到了小男孩的旁边,拉了拉他的衣袖。他朝着小男孩伸出手,脸上的笑容温和而真诚,“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王耀。”小男孩愣了一下,回答的声音有些迟疑。


他也许是在犹豫着是否要伸手和伊万握手,不过在他的手还未完全伸出的时候,伊万已经抓住了他的手。伊万歪歪头,“王耀,我知道你的名字了,所以现在我们就是朋友了。”


他爽朗地笑了起来,语气却带着一种属于孩童的执拗。


王耀的手很冷,当被伊万温热的手掌包围住的时候,还下意识地缩了缩。伊万坐在了他的旁边,双手捂住了他的手。伊万看着面前的人,直视着那双琥珀金的眼眸,“你是中国人?”


王耀点点头,脸上突然出现了笑容,“中国将会是一个很美的地方。”


小伊万皱起了眉。我才不觉得那是一个很美的地方。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但是他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你第一次来俄罗斯?这里冬天很冷的,你都没有围巾吗?”


王耀没有回答。伊万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仔细地围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他伸手揉了揉王耀的脑袋,“好了,这下子你就不会冷了。”


王耀看看自己脖子上的红色围巾,又看看伊万,却像陷入了沉思。


而伊万的想法却很简单——红色和他很相配。


“这点我认可,王耀好像很喜欢红色。”女士点点头,用勺子搅拌着杯中的咖啡。


伊万看着窗外,过了几秒才回答道:“小耀对于红色很执着。”


“为什么?”女士眨眨眼睛,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对于小耀来说,”伊万说话的语气很平稳,却带着一丝淡淡的无奈,“红色有着一种特别的意义。”


在最初的时候,王耀并没有特别钟爱红色。不知道是哪一天,他从黑白的电视屏幕上看见了中国的标志——一面五星的旗帜。五星红旗。虽然电视上并没有“红”这种色彩,但是伊万看见了。


他看见了比火焰更为灼热的红色,就在少年的眼中。


王耀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但是做事情态度比谁都认真。他和伊万在同一所高中,也在同一所大学。因为身份问题,王耀身旁的人其实很少。尤其是在中苏关系恶化的时候,王耀走在街上都会被人指指点点。他还曾经是同级生中恶作剧的对象,哪怕他什么错也没有,也总是待人温和。


他一直都很执着地走着自己的路,哪怕是在一片风雨声中。


那是在某个早晨,伊万从梦中醒来,才发现王耀竟然彻夜未回。外面仍旧下着细密的雨,已经下了一整夜的大雨,却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伊万有些着急了,想起他常常会去图书馆自习。当他打着伞走到图书馆的时候,在门口看见了抱着书本的王耀。王耀蜷缩在门口的角落,睡着了的样子。


“小耀?”伊万的内心突然有股无名之火燃烧起来。他觉得有些生气,却不知道原因。


“嗯……嗯?”从睡梦中醒来的少年,琥珀色的眸中还带有一丝迷茫。在看清楚来人以后,他的表情才缓和一些,露出了招牌的笑容,“伊万啊……早上好,伊万。”


“为什么不回去?”伊万只觉得对方的笑容有些刺眼。


“太晚了……雨那么大,我的伞被我弄丢了,我不想打湿这些书啦,就暂时呆在这里,想等到雨下完了才回去,”王耀挠挠自己的后脑勺,笑容自然,“结果不小心就睡着了呢。”


“小耀你在骗人,是有人弄坏了你的伞吧。”伊万瞟到他身后那把被弄得破烂的军绿色雨伞,开口的语气比平时还要低上几分。


似乎察觉出对方的语气有些不大一样,王耀的笑容也止住了。


“我还好啦……反正伊万你会来接我嘛。”王耀尝试着站起来,结果却因为双腿一直弯曲而打了个趔趄,向后面倒去。他的后背抵在了墙上,双手仍抱紧了书本。痛苦在他的眼中一闪而过,不过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没什么波澜,“伊万不要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啦。”


伊万把手中的伞丢在了地上,脸上的神色不那么自然。他直视着王耀的双眼开口道:“王耀,为什么?你明明知道那些家伙在针对你,你还那么拼命。如果你稍微没那么努力,也不会那么多人针对你吧。你为什么始终对于自己受到的伤害毫不在意?”


王耀愣住了。他躲开伊万的目光,把眼光投向别处。他看向远处,在大雨中显得灰蒙蒙的无人的街道。没有得到回答,伊万的双手握成了拳头。两个人沉默着,只听见雨滴洗刷大地的声音。


“伊万,”王耀抬起了头,看着天空,“我从不属于这里。总有一天,我要回家。我要变成最好的样子,回去。”


伊万开口的时候,连自己都觉得出口的话语带着一股嘲讽之意,“你在这里待了十几年了,却总想着要离开?”


“你很好,伊万。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可是,那是我的祖国。哪怕她现在遍体鳞伤,我也要回去。我要回去,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王耀再次看向伊万,琥珀色的眸中神情坚决。


“那个时候他就决定了吗?”女士双手捧着咖啡,而伊万则注视着咖啡上方翻腾着的热气。


“不,不是那个时候,”伊万移开目光,再次看向窗外,“他在很早之前,就早已想好了吧。他一直都想要回去,那是他深爱的地方,他的故土。”


王耀提出自己要走的事情时,伊万并不觉得惊讶。他只是没有想到,王耀会在走的那天前夜才告诉自己。他陪王耀走在学校的小径上,天色已经暗了,周围没什么人。宁静的校园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他们并肩走在路上,却一言不发。


“谢谢你,伊万。”王耀突然停住了脚步。


伊万没有回答,他也没有看向王耀。他低着脑袋,看着自己脚尖。他双手插在衣服的口袋里,大脑甚至有些空白。


“你知道的,这么多年我身旁也只有你了。你一直对我很好,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你和他们不同……”王耀的话语显得有些语无伦次,语速明显有些偏快。


“耀,别哭了。”伊万沉声打断了他的话,王耀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当伊万转头看向他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王耀被泪水沾湿的脸庞。王耀眯着眼睛,脸上的两行清泪在昏暗的灯光下反而有些晃人眼。伊万将握成拳头的手松开,伸出双臂将对方搂进怀里。他紧咬住自己的下唇,把挽留的话吞进了肚里。


“伊万,我会想念你的……我……”王耀抓住了伊万的衣角,把脑袋埋在他的胸膛,声音都显得有些闷闷的。


伊万没有回答。他双手捧起王耀的脸,然后在对方的错愕中吻了上去。他撬开对方的牙齿,毫不留情地将舌头伸进去,粗暴地在王耀的口腔里吮吸着。比起亲吻,这更像是野兽在宣泄着什么即将冲破胸膛的东西。他甚至咬破了王耀的唇瓣,血腥味混杂着唾液在两人的嘴里传播开来。直到王耀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伊万才松开了他的唇。


那是他们第一次亲吻,充斥着血腥味的,霸道的吻。


女士小心地喝了口手中的咖啡,又继续说道:“他就只是在走的那天前告诉了你这件事?你们晚上就去逛了逛学校?什么都没有发生?”


“谁知道呢。”伊万突然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


王耀走的那天,只有伊万一个人来为他送行。两个人站在火车站,时不时说上两句,都保持着温和却略显客套的笑意。似乎一切都没什么不同。


列车已经进站,王耀拖着行李,看向伊万,“那么再见了,伊万。”


伊万点点头,算是告别。可是在王耀走出几步以后,一直注视着对方背影的伊万却开口了。


“王耀。”


墨棕色长发的少年止住了脚步,却并没有回头。


“下次……”米白色头发的少年眯起了双眼,顿了顿,然后继续道,“回到俄罗斯的时候,别忘了带上围巾。”


他听见对方发出了一声轻笑,甚至能够想象得出那张白净的脸上会出现怎样灿然的笑容。不过王耀并没有转过身来,所以伊万也无法验证自己的想象是否正确。


“我会的,伊万。”


温和的话语,带着少年一贯的语气,入耳清晰。可是他并没有转过头来——在一双淡紫色的眼眸中,他挺拔的身影越来越远,最后只变成了一个模糊的点。


而那双眼睛的主人,伊万·布拉金斯基,紧握的双拳却忽然松开。


他曾以为,他们会在不久后重遇。也许会在某个他们一起走过的街头,他会看见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少年站着那里,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的灿烂,让人移不开眼。


但是,没有。


他没有搬过家,可他甚至连来自王耀的一封书信也没有收到过。他也会定期写信过去,不过寄去的信似乎总石沉大海。


也许王耀搬家了吧?


还是……他出了什么事?

连伊万自己都无法给自己一个答案。哪怕他知道最简单的答案只有一个——我被遗忘在了过去。但是他依旧坚持每两个星期给王耀留下的地址写信。从展开信纸到将信封投入邮筒,他每一个细节都做得认真而细致。甚至连卖信纸的那位年轻女士都对他有了印象,笑着问他是否是寄给远方的一位姑娘。


“只是一位在远处的朋友罢了。”


他浅笑了一下,慢慢将信纸放进怀里。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围巾,选择性地忽略了那位女士紧握在手中的两张电影劵,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1992年,王耀离开俄罗斯回到了中国。


1997年,他便不顾家人的意见,独身跑去了中国。他还保持着写信的习惯,每两个星期都会给王耀和家中寄信过去。


他首先去了北京,王耀的家。他在那里呆了快有三四年的时间,逛遍了北京的大小胡同。他曾站在长城上,感受着一种古老而深厚的力量。他也曾在天未亮时就呆在广场,在冷风中注视着那面五星红旗缓缓升起。


升国旗的场面确实令人感到震撼。不过伊万总会在那个时候想起王耀,想起少年对于红旗的执着,想起那日少年离别的身影,挺拔,坚韧,不曾回头。


坐在他面前的女士手里握着一杯咖啡,热气从咖啡上冒出,白色雾气缭绕终又消散。她喝了口手中的咖啡,然后抬眸看向伊万,“你为什么不在当时留住他?”


“因为我知道,他有着他必须去的地方。他的心中没有所爱之人,只有一面红色的旗帜。”


伊万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十分自然,甚至还有一丝笑意。他手拿着一本《瓦尔登湖》,另一只手平放在桌面上,指节叩击桌面的声音富有节奏感。


“很美好的故事。谢谢你的故事,不过现在,我想我应该离开了。”女士站了起来,手中拿着自己的咖啡。伊万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女士刚起身没多久,列车就进入了山洞。突然的黑暗让他有些无奈,反正他是无法继续看书了。


伊万突然想起自己在中国待着的那些年,他还去过很多地方。他在东方明珠上看过夜景,也曾在东北尝试学一两句满是大碴子味的东北话。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除了北京就要是重庆了。他还记得那是王耀想要去的地方。


坐火车进入重庆的时候,也会经过很多山洞。重庆作为一个内陆城市,被群山所环绕,有着山城之称。那是一个如火般热烈的地方。伊万现在都记得自己第一次吃火锅的时候,被辣出了眼泪和鼻涕的狼狈模样。


他始终觉得当时王耀就在他的身边,因为在被泪水模糊的视线中,他分明看见了一抹耀眼的红色。如同跳动的火焰般,让人无法忽视。


虽然到最后他也无法完全适应重庆的生活,但是他倒在离别的时候对于火锅的味道有些不舍。


在中国待了有十几年,他忽然有些懂得了王耀的执着。中国,是一个很美丽的国度。这样的国家能够有现在繁盛的样子,都是因为有无数的,像王耀那样的人,献出了自己的一切所构筑而成的。


这是属于王耀的未来,属于中国的未来。不属于他。这也是王耀的归属,可不是他的归属。所以他也选择了回家。他的家。没有王耀的家。


在那个特殊的时代,他和少年,只能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


他们不应回头,也无法回头。


列车再次重见光明的时候,伊万还有些不大适应。刺眼的光芒与之前的黑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眯起了眼睛,等待着自己的双眼适应现在的环境,好让他能够继续把手中未读完的书看下去。


“先生,有位先生让我把这条围巾拿给您。”一个小个子的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双手还捧着一条大红色的围巾。


红色。


刺眼的红色。


伊万忽然感到了一丝眩晕。他伸出手拿起那条围巾——手指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微微颤抖。他控制着自己的声音,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奇怪。


“那是一位怎样的先生?”


小男孩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那位先生看上去很年轻,他很温和,笑起来很纯净。他扎着一个辫子……对了,他是一个中国人。”


王耀。


伊万几乎能够肯定那位先生就是这个名字,就是那个他一直寻找无果的男人。伊万双手紧紧握住了围巾,垂下的目光却显得有些复杂。他一直都在。也就是说我写的每一封信他都收到了。可是他没有回,也从没有出现过。


从没有。


伊万看向小男孩,稍稍后退一点,把自己的身体隐藏在阴影处。他清了清嗓子,开口的语调又恢复了平时那样的平稳,“那么,你是从中国旅游回来?”


“是的,先生。中国很漂亮!我很喜欢这里!这里很温暖,中国人也很好,”小男孩笑了起来,那是孩童独有的稚嫩笑容,“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还想再来。”


伊万伸手拍拍男孩的头,眼睛却越过他看向远处——他的眼睛捕捉到了在走道末端那个转瞬即逝的挺拔身影。


一如当年的坚决,不曾回头。



THE END


第一次试着产出露中x

献给带我入坑的好姐姐以及我的基友。

我爱你们w

(当然我是个墙头众多的人诶嘿嘿嘿)

评论(4)
热度(14)
© 万象归一 | Powered by LOFTER